凤冠天下之王的毒医丑妃

作者:指尖似流年状态: 全本日期: 8个月前

“黄泉路上,忘川河中,三生石旁,奈何桥头,我可曾遇见过你······” 一场莫名其妙的穿越,她成为丞相府人人欺压的京城第一丑女。 太子狠绝拒婚,她被当成一种耻辱嫁给了残暴的不举王爷,进门当晚就被当成细作严刑拷打致死。 岂料同样的躯壳下竟换了灵魂,身着血红嫁衣的她邪魅一笑:世人欺我辱我,我必加倍还之。宁可我欺天下人,也绝不让天下人欺我。 额…… 那个什么王爷,为什么…… 她就下个毒,他怎么把解药给销毁了? 她去杀个人,他怎么还跟着去放火呢? 她去盗件宝贝,他居然把人家整个国库都搬空了! 有一天她怒了,踹了他一脚:“你能不能消停会?” 某王爷将她用入怀中,宠溺着说道:“等你不再到处惹桃花,等我将你身边的朵朵桃花都掐断了,就可以消停了。” “……”

《凤冠天下之王的毒医丑妃》全文阅读

作者的其他小说
  • 作者:指尖似流年
    “黄泉路上,忘川河中,三生石旁,奈何桥头,我可曾遇见过你······” 一场莫名其妙的穿越,她成为丞相府人人欺压的京城第一丑女。 太子狠绝拒婚,她被当成一种耻辱嫁给了残暴的不举王爷,进门当晚就被当成细作严刑拷打致死。 岂料同样的躯壳下竟换了灵魂,身着血红嫁衣的她邪魅一笑:世人欺我辱我,我必加倍还之。宁可我欺天下人,也绝不让天下人欺我。 额…… 那个什么王爷,为什么…… 她就下个毒,他怎么把解药给销
  • 作者:指尖似流年
    一场莫名其妙的穿越,让她成为丞相府人人欺压的丑女。太子拒婚,她被当成一种耻辱嫁给了残暴的王爷,进门当晚就被当初小偷严刑拷打。然,换个灵魂——世人欺我辱我,我必加倍还之。宁可我欺天下人,也绝不让天下人欺我。诶?那个什么王爷,她就下个毒,他怎么把解药给销毁了?她去杀个人,他怎么还跟着去放火呢?她去盗件宝贝,他居然把人家整个国库都搬空了!有一天她怒了,踹了他一脚:“你能不能消停会?”某王爷将她用入怀中,
猜你喜欢的小说
  • 作者:姗宝呗
    堂堂侯门大小姐被抬进药罐子王爷的府上跟一只公鸡拜堂,名曰:冲喜! 冲你妹啊!还当姐是那个任人欺凌的草包吗?! 御灵兽,炼毒丹,绝品灵脉,一根银针敢跟阎王抢人!昔日懦弱的废材今天还有何人敢欺?! 不过,这个总在姐跟前晃悠的妖孽是几个意思? 不是说快断气了吗?顶着一张天怒人怨的脸天天撩拨姐,真的好吗? “同居”三载,他每天想着爬床,她每天想着爬墙。 直到某天她坐在墙头,看他在墙下深情告白,“娘子,为夫
  • 作者:韩楠笛
    相亲遇到极品男,顺手拉了一个男人和他说要去领结婚证,半个月之后两人拿着一本红本本出来之后,她才知道顺手拉的男人是墨城权贵家族的钻石王老五。 “今天我不小心,毁了张家的宴会!”某女心虚的盯着天花,不太敢看那个光芒四射的男人。 “没事,反正有什么损失他也不敢找我要!”男人邪邪一笑,长臂一伸,站着的女人就掉落进去他怀中。 “你这么宠着,万一宠坏了怎么办!”戳了戳男人的胸肌,手感还是不错的,就是不知道怎么
  • 作者:芯田
    “医生,求求你,一定要保住我的孩子……” “温炎,温炎,你在哪里?” ………… 被迫代替姐姐结婚,无私的付出换来的是他三年的冷嘲热讽。 被人陷害,孩子流产的一刻,他却陪在另一个女人身边…… 结束了,她终于选择了放弃。 为什么,他却突然扑了上来……
  • 作者:樱花一梦
    有人敢欺负他小娇妻?怼死!他的小娇妻只能他亲自欺负,从客厅到厨房,逮哪儿就在哪儿欺负。
  • 作者:悠小姐
    要问宁昭穿越到墨朝,最大的收获是什么,那自然是收服了出名的直男六王爷。 人前 墨绝尘:“宁昭,你身为六王妃,就要有王妃的自觉 。你的眼睛只能看本王,你的心里也只能有本王的存在,你要是敢多看三哥一眼,本王就……” 宁昭:“就怎样?” 墨绝尘:“就给你休书一封。” 人后 宁昭收拾好包袱,便准备自请下堂回将军府。却不想堂堂六王爷,心甘情愿奉上兵符和王爷大印,跪在搓衣板上,一脸委屈:“媳妇,我错了,求原谅
  • 作者:蚂蚁上树
    “女人,过来抱抱” “抱歉啊,王爷,小女不是你想抱就能抱的。” 她,左右一个小鲜肉,右手一个美男子,怎么可能会让他拥有。 且看霸气侧漏的王爷是怎样搞定这倾国倾城的绝世美人。
  • 作者:卿点江山
    “你年纪太大…我要离婚…”“年纪大的男人,可以捧着你,疼着你,宠着你,哪里不好?”看着嫌弃自己的少女,男人耐心低声诱哄。……迟薇没想到,自己身为顶级白富美,竟然连着三次被人嫌弃退婚,沦为名媛圈中笑话!一怒之下,她找上小白脸人人都说,小白脸没有真心,贪图她的财势,迟薇也曾这么想。直至那一日,家中出事落魄,她受尽委屈欺凌。绝望之际,她的小白脸强大如同帝王,护在她的身前。他把她捧在手心,重新送回云端:“
  • 作者:罗衣对雪
    京城出了大新闻:乔爷养了十二年的小媳妇跑了,跑了!连儿子都不要了! 一时间流言四起:听说是乔爷腹黑又高冷、婚后生活不和谐;听说是小媳妇和别人好上了;听说是儿子太丑。 某天,小奶娃找到了叶佳期,委屈巴巴:“七七,爸爸说我是宠物店买的。” “宠物店怎么能买到这么漂亮的儿子。”叶佳期呵呵笑,“明明是……摸奖中的。” 小奶娃望天:“……” 某禽兽眯起眼睛:“我喜欢天天摸奖。”叶佳期怒:“乔斯年,出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