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医嫡妃

作者:雪枫状态: 连载日期: 8个月前

他灼热的气息喷洒,粗粝的手掌紧捏她的下颌:“三年!你终于舍得回来了?都说齐盛帝国的摄政王嗜血如狂,又好美色。手掌一翻便是天地色变,一怒当是伏尸百万。然而无人知道他其实是超级奶爸,自从三年前喜提小包子后就没有一天安生日子,只为等她回来。她本是华夏巴蜀医学世家女,穿越到兵部尚书嫡女身上,医手遮天,盛世封凰,受万人敬仰!恶毒后母和渣妹只是她脚下的铺路石,然而有一天居然多了一只小包子叫她娘!“爹爹,我想要个娘!”小包子嘟囔。“她就是你娘!”某王爷一脸的淡定。“爹爹,她说没有生过我!”小包子委屈。某男挑眉,下一刻将某女压在身下禁锢:“女人,再给我生个一模一样的包子,证明你是他娘!”

《天医嫡妃》全文阅读

作者的其他小说
  • 作者:雪枫
    他灼热的气息喷洒,粗粝的手掌紧捏她的下颌:“三年!你终于舍得回来了?都说齐盛帝国的摄政王嗜血如狂,又好美色。手掌一翻便是天地色变,一怒当是伏尸百万。然而无人知道他其实是超级奶爸,自从三年前喜提小包子后就没有一天安生日子,只为等她回来。她本是华夏巴蜀医学世家女,穿越到兵部尚书嫡女身上,医手遮天,盛世封凰,受万人敬仰!恶毒后母和渣妹只是她脚下的铺路石,然而有一天居然多了一只小包子叫她娘!“爹爹,我想要
猜你喜欢的小说
  • 作者:月小西
    为挽救家族企业,她接受了耻辱的交易。十月怀胎归来,父亲惨死,未婚夫和继妹串通一气将她赶出慕家。三年后,再归来,为了拿回父亲留下的别墅,她不得不惹上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,却被他逼近角落里。男人目光灼灼的盯着她:“勾引我?”她瑟瑟发抖:“傅先生,我不是故意冲撞你的……”说好的假结婚,他怎么就步步紧逼?她脸红,他却不以为意,挑眉饶有兴致的盯着她——“孩子都有了,还矜持什么?”腿边矮萌矮萌的小奶包拉着她的手
  • 作者:二分之二
    外界盛传,坐拥A市黑白两道的顾四爷心狠手辣视人命如草芥,翻手为云覆手为雨,不近女色患有隐疾……作为谣传的‘受害者’,苏云今对此嗤之以鼻!什么不近女色患有隐疾,绝对不是形容大恶魔顾四爷的!终有一日,小兔子抓狂暴走:“解释一下外界的谣传怎么回事?”某大灰狼笑:“女色未长成,自然不近!至于隐疾嘛……”他嘴角那若有似无的笑让她心尖颤颤!得,大灰狼早在十二年前就计划吃掉小兔子了,只待小兔子长成而已!(这是一
  • 作者:牧野蔷薇
    被继妹下药送给陌生男人,却不想惹上高冷霸道的沈三少。坊间传闻,沈三少又瞎又瘸,还心理变态!她对他避如蛇蝎,他却宠她入骨,爱她如命。没有人知道,被吃人不吐骨头的老公宠到爆,到底有多伤身!乔雪鸢扶着酸痛的老腰,气地直哼哼。“沈擎苍,你到底喜欢我哪一点,我改还不成吗?”“我喜欢你哭着求饶的样子!”“不要脸!”
  • 作者:垂丝海棠
    李海棠捡了条命,从地下医疗实验室穿至偏僻穷苦的小农村,身份依旧如前世般是个一出生就被亲生父母丢弃的弃婴。重活一世,果断做出决定,主动分文不要分家,远离极品,单独立户。没有极品养母的压榨,人生从此如开挂般顺利,轻松拿下中考状元,三年后又霸占了高考状元的位置,顺利拿到国内第一学府京大的录取通知书,一不小心就成了十里八乡最有名的学霸。养父对她有恩,那就带他走出山沟沟,带他看遍祖国大好河山,没事还去国外旅
  • 作者:梓翎
    最强兵王刚穿越到懦弱无能的炮灰小姐身上,就被无情爹爹绑上花轿,嫁给传说中又老又丑,暴戾狠毒的废物王爷。谁知道,魑魅邪王是倾世妖孽,自幼喝墨汁长大的,一边篡夺江山,一边费尽心机的诱惑小萌妃进狼窝。“做朕的女人,八条腿借给你横着走!”……经年之后,狭路相逢,他说,“女人,你帮派这么大,威胁到朕的江山了,你说该怎么办?”她说,“平分天下。”他将她抗上龙榻,“何必那么麻烦,生个猴子,江山给他!”她囧,要不
  • 作者:馨小桃
    苏萧要绑男神,却绑没血缘的二叔,然后做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……后来,成为了偶像男明星的苏萧一手挽着国民女神,一手牵着软萌小正太霸气的介绍:儿砸,这是你爸的二叔,来叫二爷!后来被二叔发现她干的那档子事,扒下她裤子就……啪啪啪……打屁股。此去经年,有人问苏萧,被二叔宠爱是什么感觉她说:腰酸、腿软,走不了路。人前她家叔是大狼狗,人后她家叔就是小奶狗。
  • 作者:锦公子
    陆瑶重生后,有两个心愿,一是护陆家无虞,二是暗中相助上一世亏欠了的楚王。一不小心竟成了楚王妃,洞房花烛夜,楚王问小娇妻:“有多爱我?”陆瑶谄媚:“活一天,爱一天。”楚王摇头:“爱一天,活一天。”陆瑶:“……”你家有皇位要继承,你说什么都对。婚前的陆瑶,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未来的皇帝老子楚王。婚前的楚王,奸臣邪佞说杀就杀,皇帝老爹说怼就怼。婚后的楚王扒着门缝低喊:“瑶瑶开门,你是我的小心肝!”众大臣:脸
  • 作者:乔厉
    他是冷酷薄情的大人物,尊贵至及,权倾一国!一场意外,她招惹上他,而他,对她食之上瘾。她喊他厉先生,厉先生对她很宠,舍不得打,舍不得骂,只会捧在手心里疼。可她老是想跑。她跑,他抓,强势霸道!他说,“在我许可的范围内,你可以任性!但是,你要时刻记住。你是我的人,你的鼻子,嘴巴,眼睛,腿…哪怕是一根头发丝都是我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