萌妻有令:二手总裁,请止步

作者:阿离状态: 全本日期: 8个月前

他打架、抽烟、喝酒、是个地痞无赖。可她偏偏就喜欢他。在他卷走她所有的钱,跟别的女人私奔后,她决定忘了他。多年后,再次相遇,她笑着说:“可以啊,傍上女大款,飞黄腾达了。”他笑笑,弹掉手里的烟:“还行。”她以为他还是个地痞无赖,可他从没告诉她,他并不是个普通人。

《萌妻有令:二手总裁,请止步》全文阅读

作者的其他小说
  • 作者:阿离
    他打架、抽烟、喝酒、是个地痞无赖。可她偏偏就喜欢他。在他卷走她所有的钱,跟别的女人私奔后,她决定忘了他。多年后,再次相遇,她笑着说:“可以啊,傍上女大款,飞黄腾达了。”他笑笑,弹掉手里的烟:“还行。”她以为他还是个地痞无赖,可他从没告诉她,他并不是个普通人……
  • 作者:阿离
    她是人微言轻的小小辅导员,他是高高在上金融系博士讲师,她见他时,只能说一声:“温教授好。”她喜欢他,却不曾想离开学校进入公司工作后,他却是她的顶头上司。她知道自己比不上他,只想安安分分的做事,但谁能告诉她,为什么外表看上去温润如玉的他,却突然让她以女朋友的身份出席各种场合。她以为他是喜欢她,但谁知道他另有目的。她害怕了,决定逃离,他却步步紧逼。“温楚,放过我吧,求你了。”“放过你?”他俊美的容颜上
  • 作者:阿离
    他打架、抽烟、喝酒、是个地痞无赖。可她偏偏就喜欢他。在他卷走她所有的钱,跟别的女人私奔后,她决定忘了他。多年后,再次相遇,她笑着说:“可以啊,傍上女大款,飞黄腾达了。”他笑笑,弹掉手里的烟:“还行。”她以为他还是个地痞无赖,可他从没告诉她,他并不是个普通人。
猜你喜欢的小说
  • 作者:深碧色
    宫女时期的沈瑜,温良恭谨让。当了将军府的贵妾后,众人才发现,仿佛不是这么回事。等她把将军府这个烂摊子料理完,收养的小崽子们都收拾得服服帖帖,名下的生意赚的盆满钵溢,只差改嫁的时候,宋予夺忍无可忍:“你是真当我死了?”沈瑜:宫斗不如修身,宅斗不如养孩子,谈情说爱不如赚钱。
  • 作者:寒小期
    钞票、公司、股份、投资项目、别墅超跑……全没了。一觉醒来,兜里只剩两块五,头顶大吊扇呼啦啦的转。恭喜你啊,你重生了!年轻了二十岁不开心吗?袁艺:……呵呵。
  • 作者:江安未安
    现代妇科骨干医生顾宛央一朝穿越,竟然成为一满月就被送到小山村寄养的相府嫡女!突然有一天,相府派人迎她回府,据说是因为某个不怕死的男人登门求了亲……这男人颜好条顺地位高,自然是要紧紧抱牢。什么??竟然有人想要抢男人?看老子不挨个收拾!!有白莲花扑来,打!有绿茶婊暗送秋波,砸!还有母老虎来抢,烧吧!可是王爷,不要这样冷冰冰地样子好不好,笑一个……
  • 作者:招财进大喵
    她是人前国民女神不好惹,人后娇萌软糯要抱抱;他是人前高冷禁欲第一A,人后腹黑忠犬宠妻狂魔。前世他宠了她一辈子,临死前还替她安排好了余生;而她到死时才看清他的爱。再一睁眼,她重生回了九零时代,伪善的渣男,觊觎她男人的闺蜜……她统统都不会放过!复仇渣男,打脸白莲花,主动撩夫…不信她爱他?没事,余生还长,她可以慢慢证明。看九零小富婆一路发家致富撩夫忙,苏爽甜宠!
  • 作者:葫芦小喵喵
    “砰……”少女的身体猛地坠落,丝状的黏滑物体缠在脚腕上,一点一点收缩。她踹了一脚,张开嘴巴想说话,立刻呛了一口水。嗯?阮清歌睁开眼睛,一连串气泡从视线里咕噜噜窜上去,才意识到自己不是在做梦!怎么搞的,别人穿越躺床上,她一穿越掉水里?还成了北靖侯府……郡主?
  • 作者:慕嘶嘶
    凌风云,凌家废物“三少爷”,实力被封,被世人所取笑,却不知,‘他’不过遵守父母诺言,隐藏实力。 炼丹?她把丹药当零食。 炼器?她的生活用品全是圣器。 驯兽?不好意思,想做她的契约兽都得排队等候。 当光芒万丈,实力暴露,注定了风云变,逆天行。 —— “王爷,王妃带人去灭丞相府了。” “那你还愣着干嘛,赶紧去给王妃呐喊助威。” “呃!”王爷,不是你怎么宠的呀。交流群:569311737
  • 作者:卿筱筱
    听说身为国民男神的皇甫夜除了他青梅竹马的未婚妻,对其她的女人从来不多看一眼,只可怜一场意外,让他的未婚妻成为了植物人。为了延续心爱女人的生命,继承庞大的商业帝国,皇甫夜从未婚妻的身体里取卵生子,但有一个秘密,除了皇甫夜自己,无人知晓,直到某天,林陌那么毫无预警,闯入了他的生活……“妈妈,爸爸这么多年欺骗我们,还那么残暴,我们不要他了,一起离家出走吧?”某日,小昕爷抱着林陌的大腿,瞪着某个男人满脸愤
  • 作者:陈紫落
    一朝穿越喜当妈?给个系统还是未升级版本的?看着呱呱坠地的小包子,瞄着总是坑她的低能系统,付瑶觉得,是时候撸起袖子自己干了。渣渣亲戚来一个虐一个,来两个打一双。带着淘宝赚钱奔小康的生活简直不要更悠哉……但是,喂,介个帅哥,你干嘛?赚钱赚的喜滋滋的付瑶突然被某男人扛回了家。“娃我养,钱我赚,你……”男人将扛回来的小娇娘甩上床,“我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