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九零做神医

作者:蚂蚁窝头状态: 连载日期: 8个月前

重生前,齐媚被理所当然的要求原谅,原谅妹妹毁了她的容貌,原谅妹妹抢走了她的京大录取机会,原谅因妹妹而一次次被众人嘲讽“丑女”,原谅妹妹在订婚当天跟未婚夫上床,原谅妹妹要害了她的性命…… 因为他们都是无辜的,都是无意的,都是无奈的。 一切都是齐媚的“原罪”。 重生后,齐媚才发现,原来真正爱你的人,不会要求你原谅任何人。 她只想好好照顾失去了一辈子的外公和妈妈,继承外公的愿望成为神医。 谁知道,那个传说中,冷漠无情,比总裁还总裁的未来大佬,居然是她的竹马! 而,竹马不由分说:“你一个人太辛苦了!”“我来帮你照顾外公和妈妈。”“我来宠……你!” 齐媚的脸……红了。 Ps:等大家来揭秘,身份、神医、紫竹林、神兽之秘!

最新更新第620章 结局

《回到九零做神医》全文阅读

作者的其他小说
  • 作者:蚂蚁窝头
    重生前,齐媚被理所当然的要求原谅,原谅妹妹毁了她的容貌,原谅妹妹抢走了她的京大录取机会,原谅因妹妹而一次次被众人嘲讽“丑女”,原谅妹妹在订婚当天跟未婚夫上床,原谅妹妹要害了她的性命…… 因为他们都是无辜的,都是无意的,都是无奈的。 一切都是齐媚的“原罪”。 重生后,齐媚才发现,原来真正爱你的人,不会要求你原谅任何人。 她只想好好照顾失去了一辈子的外公和妈妈,继承外公的愿望成为神医。 谁知道,那个传
猜你喜欢的小说
  • 作者:冬天的柳叶
    百年前,国师预言,若想大梁天下不旁落需娶程氏女为太子妃。受尽亲人冷遇的她从来不知道自己才是那个命定人选。对程澈来说,既然她是命定的太子妃,那他就要这个天下。
  • 作者:朵颜涯
    朵朵新书《凰妃凶猛》已发布,欢迎亲们来阅读--- 大土炕,大黑墙,一个房间空荡荡。 一身衣,不够长,洗的发白旧衣裳。 一朝醒来年轻十岁,还搭上一个长相妖孽的便宜丈夫一枚。 可是今天早上还棒打了他--老娘,这个怎么破??? 某妖孽男冷冷的看着她:“说吧,你又闯什么祸了?” ~~~~~~~~~~~~~~~~ PS:朵的《报告,娇妻来撩》已完本,肥美可宰,欢迎阅读。 普通书友群:285699337,敲门
  • 作者:坤极
    一对一甜宠文~~~ 她是带着金手指重生的锦鲤,这辈子发誓要为了自己而活,谁挡怼谁。 他是怼妻一时爽,追妻火葬场,终其一生都奋斗在追妻路上,各种艰辛。 只能天天在她耳边荡漾的说着情话,努力结束无‘妻’徒刑。 “你之所以不幸福,是因为你爱的人不是我。” “全天下最好的东西都应该归我所有,包括你!” “有本事你就照顾好自己,不然就老老实实地让我来照顾你!” “……” “咱们打个赌如何?早晚有一天,你的名
  • 作者:一缕冥火
    原书名《食鬼猎人》 木云君在小时候的一次梦里撞散了一具骷髅鬼后,开始变得精神上经常极度饥饿,想吃……普通食物?不不不!她要吃鬼!!! 呜哇!有鬼! 木云君双眼发光:在哪?正好我饿了! 等一下!怎么总有人抢她的猎物? 一向淡定如云的木云君开始撸起袖子:……混蛋你有本事抢我的鬼,有本事你别跑啊! (本书轻松欢乐向!男主……从头到尾打酱油的……忽略他吧。) 完结末世文《尸姐攻略》欢迎食用! 普通群:46
  • 作者:素年堇时
    师妃是富婆,既然是富婆,那就该做富婆该做的事! —— 师妃:你才多大,不好好读书成天惦记着泡女人。 邵恒:我18。 师妃:才十八岁就这么躁动了? 邵恒:我说的不是年纪。 师妃:…… 沉默了一下,师妃表示:弟弟都这么厉害了,那哥哥是不是可以再期待一下? * 邵恒:十七八九二十来岁的男生就是行走的泰迪,而我哥已经老了。 师妃:邵泽,你弟说你不行。 邵泽:…… 第二天,师妃拿烟的手,微微颤抖……
  • 作者:叶蓁
    我人生最难堪的时刻,是在我爸和小三的婚礼上。 我闯入那个人的生活,也是在他们的婚礼上。 从此,天崩地裂,而我只求能和他白头到老。 他说,我们结婚吧。 我说,好。 早就喜欢上的人,我怎么说得出拒绝的话。 他说,宁希,我们之间只谈性和钱。 我说,好。 在这场无爱的婚姻里,能守着他,也是好的。 他说,我们离婚吧。 我说,好。 四年婚姻一朝走到尽头,我心死如灰,只愿此生不复相见。 后来,他又说,“小希,嫁
  • 作者:言七月
    简介:堂堂慕氏总裁慕时年不近女色柳下穗多年,却栽在了一个叫顾言溪的女人手里。 第一次见面,言溪,“慕少,你硬了!” 慕时年:“……” “你可以躺着不动,我来!” 慕时年:“……” “慕少,你是不是不行?” 见过大胆的女人,却没有见过如言溪这般嚣张的。 她蓄意靠近目的明确,慕时年却默认了这个女人在他面前接二连三的兴风作浪。 直到有一天真相解开。 慕时年冷漠着一张脸,“顾言溪,这才是你接近我的真实目的
  • 作者:言七月
    简介:堂堂慕氏总裁慕时年不近女色柳下穗多年,却栽在了一个叫顾言溪的女人手里。 第一次见面,言溪,“慕少,你硬了!” 慕时年:“……” “你可以躺着不动,我来!” 慕时年:“……” “慕少,你是不是不行?” 见过大胆的女人,却没有见过如言溪这般嚣张的。 她蓄意靠近目的明确,慕时年却默认了这个女人在他面前接二连三的兴风作浪。 直到有一天真相解开。 慕时年冷漠着一张脸,“顾言溪,这才是你接近我的真实目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