杀神叶欢

作者:叶清明状态: 全本日期: 6个月前

宇宙杀神渡劫陨落,重生为地球上的废材少爷,身边还有个貌美如花的未婚妻,这一世,注定不平凡…… 他无心世俗,却成为地下世界的王者;他医术无双,让无数人千金难聘;他想离开地球,重回浩瀚宇宙,奈何身边美女环绕,拒之不得。 叶欢,这个宇宙中的修士,且看他如何春风缭绕,君临天下!!

《杀神叶欢》全文阅读

作者的其他小说
  • 作者:叶清明
    宇宙杀神渡劫陨落,重生为地球上的废材少爷,身边还有个貌美如花的未婚妻,这一世,注定不平凡…… 他无心世俗,却成为地下世界的王者;他医术无双,让无数人千金难聘;他想离开地球,重回浩瀚宇宙,奈何身边美女环绕,拒之不得。 叶欢,这个宇宙中的修士,且看他如何春风缭绕,君临天下!!
  • 作者:叶清明
    宇宙杀神渡劫陨落,重生为地球上的废材少爷,身边还有个貌美如花的未婚妻,这一世,注定不平凡…… 他无心世俗,却成为地下世界的王者;他医术无双,让无数人千金难聘;他想离开地球,重回浩瀚宇宙,奈何身边美女环绕,拒之不得。 叶欢,这个宇宙中的修士,且看他如何春风缭绕,君临天下!!
猜你喜欢的小说
  • 作者:叶清月
    六年前,她跑出了虎窝,却误入狼窝,与喝醉酒的他春风一度,事后她逃之夭夭。六年后,她被三个萌宝卖到他的集团!“楚笑微,听说你三个孩子的父亲已经死了?来,解释一下。”他冷酷逼问,脸色阴霾。“是啊,还是我亲自动手埋的坑。”楚笑微眨巴眼睛,装无辜。“哦,是吗?那昨晚与你激战一夜的人是哪位?”他将她强行压在身下。冷酷碰上腹黑,谁更聪明一筹呢?!谁是爱情高手,迷惑芳心一等?!且看谁才能笑到最后。
  • 作者:小姐姐安如好
    结婚一年为纸婚,二年棉婚……七年为铜婚。 七年后,全职宝妈杭雨馨因为家庭遭遇第三者的挑衅与入侵,惊觉看似静好的生活早已蕴藏危机。她不想一直这样下去,到某一天活成一个肉多了,人傻了,跟不上社会节奏了,失去生存能力了,和丈夫距离越来越远了,连孩子都嫌弃她没见识了的中年油腻妇女。 然而当她排除众难,重返职场,二胎却又不期而来…… *** 本书有史上最惨小三,蹦哒得特欢,却被男女主糊的狗粮噎死了。
  • 作者:韩十三
    城市里每一个单身症候群成员,其实都有着一个或两个“毁人不倦”的家长,上帝也并不是为每一位灰姑娘都准备好了合脚的水晶鞋。爱穿平底鞋的顾艺最终要走向哪里,熙来攘往的十字路口,那时隐时现的红绿灯也并不能为其指明方向。 每个女孩生命中都会遇到一个王子,有人只是远远看着他金光闪闪的马车,而有人,却选择变成一只自不量力挥舞着手臂的螳螂。她不但要螳臂当车,还要挥舞着镰刀,收割身后虎视眈眈的黄雀。 她是顾艺。 钢
  • 作者:庄周晓梦
    美少女周简爱与翩翩公子张深涵、李明城的虐心之恋,催人泪下。让人看了欲罢不能。
  • 作者:麦子打桩
    呆萌大力受vs毒舌装逼攻 这是一个超能力的世界。大约每一万个人之中才能找到一个超能力者。许竟就是那个万分之一的幸运儿。 当许竟跨入校园的第一天,他遇到了叶槐清,在能力测试中分别获得倒一和倒二的人阴差阳错成了室友。 叶槐清问,“你的能力是什么?” 许竟说,“我的力气很大。” 叶槐清嘲笑,“那不算什么本事。” 许竟为了证明自己,当场把一根铁棍掰弯了。 叶槐清一抬手,又将铁棍复原了,“我说了,这不算什么
  • 作者:唐寻欢
    据传,长安城每到子夜十分,就会响起缥缈空灵的歌声,提着灯盏的貌美小娘子伴随着歌声出现。但是,只有那将死之人才能听见这亡者之音,见到那勾魂的美人。 “阿若,若是能就此放下,杀了我!” 她笑,一缕青丝滑落,“你我犹如此发,恩怨两清,此生不复相见。” “什么神子!什么神明!我若成魔……”他满脸讽刺,睥睨众生:“神又奈我何?” 佳人垂泪呢喃:长门自是无梳洗,何必珍珠慰寂寥。我江采萍所求的,从来都不是这些。
  • 作者:俞菲尔
    一场自带“煮粥”的豪华婚礼,礼毕回去之后,蔡文姬要和老公闹离婚;马晓鸥要和老公闹分居;靳雪菲揉了揉眼睛,额,老公床上的那个女人,竟是好闺蜜??? 亿万身价的霸道总裁天天因爬床被踹的鼻青脸肿,是怎样的经历? 为了要个孩子,不是给老公下药就是跳钢管,画面好清奇! 被离婚还带着个拖油瓶的三无妇女,天天被小鲜肉追,怎么破,急,在线等! 阴谋、情欲、金钱、背叛,如网交织;感动、泪水、欢笑、光芒,纷至沓来!
  • 作者:苏狸
    人前,他是道上赫赫有名的‘太子’,被尊称为季少。他寡言凉薄,手段狠辣冷厉,杀伐果断为人所敬畏又恐惧着。人后,他是宠妻至上的忠犬妒夫,不分原由的护妻被人戏称为妻奴。他专情独一,性格霸道专制,脉脉深情让人对她羡慕又嫉妒着。都说季少寡言狠辣,可她却为什么一点也没有感觉到?第一次见面,嗯,的确狠辣。第二次见面,嗯,的确寡言。第三次见面——“加上这次,我和你见过三次面。从第一次见面,到现在这句话为止,我总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