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帝独宠:女人,太放肆

作者:公子摇扶状态: 连载日期: 6个月前

【爽文,一路宠】从今日起,你便是妖族狐帝之第九女纯狐摇扶,你的使命就是作为狐族九公主出嫁,嫁给墨冉金仙。 大婚当日,新郎居然丢下休书逃婚,让她为整个妖族的笑柄。 可笑,老鼠家的女儿本就不配做仙妃。 老娘就呵呵了,仙妃?老娘不稀罕,要做就做万人之上的女帝! 你瞧不起我,我还看不上你呢! 哪个不服气,一起上,今日我便遇神杀神,遇魔杀魔! 不远处的某男笑而不语。 “你这个妖艳男笑什么?不要以为你长得好看,老娘就放会过你...喂,你抱我干嘛?松开!” 某男魅惑笑之,将她拥入怀中... “女人,老实点!你是本王的了!” 某女却一拳头打过来。 “滚...” (欢迎入坑,男女主身心清白1v1)

《鬼帝独宠:女人,太放肆》全文阅读

作者的其他小说
  • 作者:公子摇扶
    【爽文,一路宠】从今日起,你便是妖族狐帝之第九女纯狐摇扶,你的使命就是作为狐族九公主出嫁,嫁给墨冉金仙。 大婚当日,新郎居然丢下休书逃婚,让她为整个妖族的笑柄。 可笑,老鼠家的女儿本就不配做仙妃。 老娘就呵呵了,仙妃?老娘不稀罕,要做就做万人之上的女帝! 你瞧不起我,我还看不上你呢! 哪个不服气,一起上,今日我便遇神杀神,遇魔杀魔! 不远处的某男笑而不语。 “你这个妖艳男笑什么?不要以为你长得好看
猜你喜欢的小说
  • 作者:顾容容
    她,未来时空的女帝。一朝重生回前世,从此野鸡涅槃变回凤凰,一朝刀在手,屠遍绿茶白莲渣。 他尊贵不凡,表面清风霁月的贵公子,实则却是个阴沉到变态的病娇痴汉。偏执到只迷恋她一个人,无论生死。 “管家,我老婆又跑了!”某男一脸失意,黑化指数疑似上升。 管家额头滑下三根黑线,女神大人不过是去跑个步,大少你说得这么刺激干什么? (男强女强,疼宠无限,绝对爽文)
  • 作者:时令九九
    作为一个放荡不羁的狼系撩妹骚年,本以为铲屎官是个弱鸡,却不想这竟然是个坑! 在外面攻气满满的时九到了陆从寒这里,怂得一B,于是狼系骚年成了犬系小奶狗,弱鸡铲屎官露出他锋利的爪牙,时九躲在角落瑟瑟发抖。 (深情腹黑体力好VS放荡不羁身体软)(重生苏爽女扮男装and 独宠无虐无狗血)
  • 作者:妍北北
    (双处,身心干净1V1)包月免费看。她是将军府三小姐,被宠的无法无天,长安城里横着走。 却被自己的亲姐姐捅了十几刀,尸体还被扔进了井里。 楚惜表示,这都不算事,原以为穿越后,能吊打渣男贱女,可一不小心被个混蛋给捡了回去,还被压榨的毫无人权。 “我不伺候了!肾都亏了!”楚惜第九十九次抗议。 男人勾唇邪笑,“嗯……从头到尾,都是朕在伺候你,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了?”
  • 作者:尉迟后卿
    她,俊美清冷,优雅高贵,性格却冷漠的宛如万年寒冰,少年们疯狂的迷恋她,却无人敢靠近她! 他,古灵精怪,容颜精致,不畏惧她的冷漠,一次又一次厚着脸皮靠近她。哪怕被她那尖刃的冰刺伤到,也依然义无反顾的扑向她! 哪怕飞蛾扑火,只为她的回眸! 哪怕她冷若寒冰,他也从不言放弃! 这一切,只因为他喜欢她。 ...
  • 作者:月倚西窗
    “除了在卧室,我不让她做任何体力活。”宁意卿在回答何为宠妻时说。 送豪宅名车奢侈品包包,这是日常宠。 陪她作天作地虐渣渣,这是基本宠。 身体力行的陪她度过每个日夜,这才是高级宠。 重生前,她被欺、被骗、被换人生,深爱他却不敢表白,凄惨而死。 重生后,她逆袭、虐渣、发家致富,专心爱他,从此走上人生颠峰。 她说:“宁先生 ,今生有你足矣!”
  • 作者:小兔别浪
    【【第三届网络原创文学现实主义题材征文大赛】参赛作品】 伸手就要摸到美男的胸肌,夏夕颜却被强行绑定了一个叫007的坑爹系统,丢到三千世界攻略黑化大BOSS。 听到黑化二字,夏夕颜想都不想拔腿就跑。 男色和命,命重要! 结果掉到系统挖好的坑,被黑化大BOSS生擒…… “呼叫007,你家宿主有危险。” “他真帅,脸俊,身材棒”系统花痴的声音响起。 “……”夏夕颜。 “女人,我还有比脸更好看的地方,来,
  • 作者:勤小喵
    新书《凰后有旨:帝君,乖一点》已火热连载~ “天下间唯有你让我动心。” “你确定眼睛没问题?”转身,她调色盘般五颜六色令人作呕的脸让他看的清清楚楚。 她是天下第一教教主,杀伐决断,扮猪吃老虎,取人魂魄,挖你祖宗十三代秘密信手捏来。一朝穿越,她是被家族遗弃害死的前任圣女!明明长着惊艳天下的脸,却被人洗脑天天浓妆艳抹,变成人人口中的大丑女! 他是令人闻风丧胆,手段狠辣的无情暗帝,却对她一见倾心。任何欺
  • 作者:大魔王007
    当一个在末日苟延残喘数年的小透明孤儿,获得重新来过的机会,是老天垂怜还是更大阴谋? 作者文案无能,但是快上车满足你们的YY:重生有,修炼有,穿越有,复仇有,乱七八糟一锅炖。 But女主身边没有极品亲戚,没有勾心斗角我爱你你爱他他爱她,没有没有通通没有,活着都难,谁有空无病呻吟? 本就一无所有,所惧放手一搏。 这是一盘大棋,你我都是其中一子,以为摆脱的命运,何尝不是另一种宿命?只是这颗棋子比较硬,也